热点报道

业务推荐

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邬贺铨院士首秀“网民节活力直播嘉年华”

发布时间:2016-09-29   

    9月14日是第八届网民节,由中国互联网协会主办、国内多家直播平台和主流媒体共同参与的“网民节活力直播嘉年华”大型线上互动活动成功举办。
    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通过一直播、花椒、第一视频、腾讯等平台进行直播首秀,以此拉开了网民节活动的序幕。在直播中,邬贺铨院士回忆了80年代在瑞士日内瓦第一次利用计算机上网的情景。邬院士提到,中国互联网的普及速度之快,让很多国外专家都觉得不可思议。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到现在,已经进入新的阶段,正探索更适应中国国情的创新。同时,他提出了一些对互联网创业的建议。一方面希望社会多给予支持和帮助,另一方面希望年轻的创业者能多创新、多挖掘新事物,因为互联网永远是未知多于已知。提到对互联网未来发展的畅想,邬院士认为未来的互联网在宽带、5G、AR/VR、无人驾驶等领域将大有可为。
    以下为直播访谈内容:
    主持人:HELLO,大家好,我是张琳,今天是9月14日网民节,欢迎屏幕前的各位参加我们“网民节”活力直播嘉年华的活动,要说过去一年互联网圈最热的是什么,网络直播应该是当之无愧的。我昨天看到在我们现在的网民中有将近一半的人都是网络直播的用户,而且大家可能有一半的人都在网络直播平台进行过消费,而且我还看到一个数据,说2016年我们这个网红产业的产值可能要超过整个电影行业,不知道是真的假的,反正我看到是真的吓了一跳。既然这么热,大家这么喜欢,我们今年的网民节就采用网络直播的形式,那我们也是希望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呢,请我们的大咖来跟大家进行一个面对面的无剪辑的这样一个交流,我们今天的这个直播会同时在一直播、花椒平台还有Live、腾讯等网络平台同步来进行直播,希望大家持续的关注。
    那接下来要介绍今天请到的我们直播的男主角,这位男主角呢,绝对是我们中国互联网界赫赫有名的一位大咖,他是一个技术牛人,他也是我们中国互联网的技术标准、发展规划和战略的组织者、参与者,他的演讲被马云称为是“院士单口相声”,我前两天也是有幸听过一次他的演讲,现场绝对是一气合成,口才是相当的了得,那除了你们所知道的马云,像马化腾、李彦宏、雷军、周鸿祎,我相信对他绝对都是尊礼有加,他是谁呢?他就是我们中国互联网协会的理事长、中国工程院的院士邬贺铨老师。给大家介绍一下。邬院士您好,其实我刚才介绍的还不全,如果大家想更多了解邬院士的话,可以现在即刻打开你的搜索平台去网上搜索一下邬院士过去的一些辉煌的经历。我的单口相声终于说完了,好紧张,真的因为是我第一次接触网络直播,第一次上网络直播的平台,邬院士您也是第一次吗?
    邬贺铨:对。
    主持人:我昨天还做了点功课,您有做准备吗?
    邬贺铨: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好,直播确实是今年比较热的一种业务或者应用,我也上过直播平台看过。
    主持人:您也看过?
    邬贺铨:当然我并没有去做直播的这种主角,没有做,只是作为一种观众去了解一下直播。
    主持人:今天呢,其实我们挺难得请到邬院士的,所以我们的幕后的团队也是精心策划了一个小时的访谈的内容,我们想先从忆苦思甜说起,您是我们互联网圈的大咖,经历了很多互联网发展的阶段,现在我们说互联网发展的风生水起,热热闹闹的,但我们知道一个新事物刚出现的时候,其实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您第一次接触互联网是什么时候?那个时候大家对于互联网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是敞开怀抱接触呢,还是确实它的发展也会有一些阻力呢?
    邬贺铨:第一次接触互联网的时候是在国外,我在瑞士日内瓦参加国际电信联盟研究通信标准的会,当时80年代,我看到参加会议的外国专家他们有些自己带了计算机,有些用会场提供的计算机来上网,当时在中国还是没有的,但是非常好奇,好奇这个互联网是什么,会场有计算机,可供与会代表使用,我看到国外专家用来发电子邮件。90年代初可以上网浏览了,我们发现它可以看到很多国家的风土人情、照片,包括很多我们需要的技术资料在网上都可以找到,当时感到非常方便,有些新闻不用看报纸了,直接就从网上看。
    主持人:80年代在国外已经可以了?
    邬贺铨:但是回国内还没有,中国是在1994年接入的互联网。我接入互联网的时候在我们单位,邮电部邮电科学研究院,当时的北京电信开了互联网,我们研究院是最早接入中国电信互联网的单位之一,当时怎么接的呢?用电话,用电话线。
    主持人:对,电话拨号上网。
    邬贺铨:电话线上加一个调制解调器,最多只能传28K,因为它传到的交换机是模拟交换机,有点像什么呢?有点像电话线上接传真机那样,把数字信号变成模拟信号传出去,拨到那个地方是有一个网关,网关有一个电话号码,后来发展到56K,当时就觉得已经很不错了。
    主持人:那时候就是一个猫儿?
    邬贺铨:对,就是猫儿,英文叫Modem,当时已经不错,好像很多东西都能从网上得到,从现有的网民来看那56K算什么。
   主持人:我觉得大家肯定不能忍受,那个网速我们是经历过的,而且可能你连着连着就断掉了,你还得重新再去拨号,收费还特别贵。
    邬贺铨:那是电话网嘛,等于你打电话,电话是一分钟一分钟算钱的,那个时候刚刚起步只能从电话线联网。后来单位就改成以太网,10兆,当然是很多人共用的,但是已经比过去好多了。我印象最初电话拨号上网的时候,我的计算机的内存只有8K,我现在来看那怎么可能8K呢,但是随着计算机的发展,互联网的发展,我们现在已经是宽带了。
    主持人:还有光纤。
    邬贺铨:对,所以现在来看,按照国家的宽带发展联盟测试,我们的网民的平均下载速率达到10.47兆。
    主持人:这是以前的多少倍,不好算了都。
    邬贺铨:对。所以现在已经跟过去是没法比了。
    主持人:刚才我们说您在中国互联网的技术、标准、发展中都参与过,我觉得在当初我们国家来推这个互联网,或者推到向全民普及这个层面的时候,有没有也有一些困难,或者一些阻碍?
    邬贺铨:刚开始中国电信,以及教育互联网,上互联网的时候用的这些设备还是进口的。我当时在科研部门,我主要是做数字传输系统开发,一开始做PCM研究,即脉冲编码调制,把交换机间的中继线变成数字化信号传输,这样传输的速率就会提升。后来做光纤传输系统,做过同步数字系列的155兆、622兆,后来做到4乘2.5G,即波分复用,现在来看,我们的光纤单波长100个G都没有问题了,多波长可以上T比特,从拨号上网走到了宽带上网,未来宽带还会继续发展。
    主持人:从您刚才说到您80年代在国外第一次看到互联网到今天,我们说一个全民网络直播这样一个时代,这个发展过程中您有什么感触最深的,或者让您印象最深的一些事跟我们大家分享分享?
    邬贺铨:应该说中国是作为互联网的后来者,美国应该是1969年就开始使用互联网,从国防部的研究网到自然科学基金会的网络,基本上面向内部研究用, 90年代开始互联网商用化,这个时候中国正式进入互联网,中国比发达国家起步晚25年,从90年代到现在也走过了22年,我们用22年的时间走过了发达国家47年走过的时间,而且现在来看,中国已经是全球的第一大互联网国家,而且在全世界十大互联网企业里,中国已经有了四个,中国在一些互联网方面也有一些创新,应该说现在全球也都看到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比如说以电子商务为代表的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中国应该是全球领先的。
    主持人:现在每天晚上睡觉一定是抱着手机,老觉得这一天有好多的东西你还没看完。
    邬贺铨:一般来讲我国的网民每天平均有三个小时或四个小时在网上,上网已经成为网民的必需品了。
    主持人:手里要没有手机你会觉得特别不知道该做什么。
    邬贺铨:所以我们对互联网的依赖越来越深,当然互联网也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改变了工作和学习的方式,现在这一代的年轻人已经很难在没有网络的环境下生活了。
    

  (直播访谈全部内容,请下载下面的Word文件)

点击按钮下载文件: